青安

青安

 
   

【植物组/藏不二】恋

食用说明

1.短篇HE希望能甜到你们w

2.之前说要写,一放假拖啊拖拖到现在

3.名字起了就是为增加存在感【不】

4.占tag抱歉&请眼熟我www

以上

不二周助和白石藏之介的再次相遇,是在一大片矢车菊鸢紫蔚蓝的海洋中。

镜头偏移,细风划过,记忆中的丁子茶色被深深浅浅的蓝紫衬得煞是好看。

沙哑低沉的声音从镜头外传来,透着明艳的笑意。

“好久不见——”

——————————————

“——没有想到我的舍友是你们啊,ecstasy”白石拖着行李倚着门框歪着头故意挑起一个笑,是那种能让小女生尖叫起来的邪气笑容。

这边收拾行李的两人却明显接收到了完全不同的信号。

“不二君和白石君也算是有过一场之缘,”幸村放下收拾到一半的行李,直直的望向不二,“如今又能分到一个宿舍真是太好了呢,一定会成为非常好的朋友吧。”

幸村眉眼弯弯,轻轻合掌,摆出一副欣慰的样子。

“呐,对幸村君来说,能和白石君分到一个宿舍才真是太好了呐。毕竟幸村君和白石君作为老对手交情颇深,现在竟然又能再续前缘……这种感情还真让人羡慕呐——”不二拿出一盆仙人掌暂时放在床脚,起身也看向幸村,轻轻吐出几个字,“相爱相杀。”

不二眼睛微张,露出一线冰蓝,竟流露出一种“比不上幸村君和白石君感情深厚,还真有些伤心呢”的可怜兮兮来。

随即两人同时停下动作,带着笑容交换了个眼神,突然一起转向白石,笑得小花朵朵开。

“还真是欢迎,白石君。”两道柔美的声线互相应和着。

即使初见充满了火药味,兴趣爱好的相同依然让三个十多岁大的孩子很快就熟悉了起来,甚至仅仅一个小时就去掉了对彼此的敬语。

对于白石来说,和符合认知的幸村相反的是,和他相处时不二的表现。

也许是因为在那一场比赛中已经作为对手见识过不二的坚韧和尖锐,也许是作为第一个打败天才的人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白石世界里的不二,总归是多了些攻击性的。即使那人依然弯着眉眼,勾着唇角,一副柔柔软软的模样,那种戏弄的恶劣的话语已经彻底颠覆了不二和他人相处时的温柔细腻形象。看起来就像是是黏上一身利刺拒绝白石一人的靠近,却又卸下了所有的防备来包容余下的整个世界的人——哦,也许观月除外。

不过,在看到不二一个人坐在不远处看星星时,白石依旧迈着大步走了过去——聪明如白石,从来没有忽略不二调笑的话语下透漏出的善意。

白石站定在不二后侧方,看着不二的背影晃了神。不二的头发有些长了,是风来,吹的头发拂过眼睛,不二不堪其扰,伸手将一束头发别在耳后。栗色的细软头发温顺的贴在脸边,在这个夜晚,不二仿佛失去了所有的攻击性,像一株忍着痛拔掉了刺等着拥抱的仙人掌。

白石向前一步,挨着不二坐了下来。不二也没侧过头看他,依旧微微仰着头看天,风吹散了别在耳后的发丝,不二也没再管它。

“呐,白石,你觉得真实的不二周助是什么样的?”

这句话突兀的就出现在空气里,带着些露水的潮湿,在微亮的天空中漂浮。

白石一时有些怔愣,看到一个坚强的人完全脆弱无助敏感的一面,尤其是对面的这个人,让他有种虚幻的感觉。

“你要听我的答案吗,可是个很俗气的答案啊。”他最终微笑着这么说。

不二没有呛他,转过头静静的盯着白石有着柔和色调的眼眸。

“每个你都是真实的你,虽然烂俗但是个ecstasy的答案呢。”白石打直手臂撑地,塌下肩仰头看着渐渐转亮的天空,躲开不二的视线,“‘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没有哪个人会觉得自己的‘哈姆莱特’是假的吧。”

“……”

“……而且,如果是你的话……即使会脆弱失落,也一定会站起来,像仙人掌一样,在困难中也顽强的生长着,直到抵达世界的中心——我眼中的不二周助,就是这样强大又美丽的人。”

“好恶心啊,白石君,说出这样的话来。”不二恢复了平常的模样,笑弯了眉眼,摆出最温柔甜美的表情,“说起来白石君真是每次都能准确的戳到我讨厌的点呢。‘如果是你’这种话,我可是最讨厌了。”

“不二……”白石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板起一张脸,皱着眉故意压低声音说“那我走了……你……”

“星空真美啊。”不二忽然这么说,打断了白石的话。

“太阳已经要出来了,不二。”白石说着转过身去。

“看到这样的美景,整个人都静下来了呐。”

白石已经走出几步,听到不二的声音也没有停顿。

“呐,我说”

白石转过头去。

“你,非要我明说才行吗?”

不二的声音有些恼怒,脸涨的微红,眼眸也多了丝水汽,天边几缕阳光乍现,栗色发丝飘起,末端被染上了金色,和天空交融在一起,白石眼中的画面停顿在这一刹那。

“陪我看日出吧?”

一刚一柔一高一低两种声音消散在初升的太阳里。

总有些事件,或大或小,让朋友之间越来越熟悉,越来越默契,也让彼此之间的那条线越来越模糊。那天以后,白石和不二越来越亲密,即使不二对他依旧是那副油盐不进的讨厌样子,二人之间的气氛也早已不同。白石不知道不二和幸村之间发生过什么,不过败者组归来的时候,他们三人已经真正的能将彼此称之为挚友了——或许也不仅仅如此而已。

也就是因为这样,在看到不二握着一张女生的照片看的出神的时候,幸村就直截了当的问了,“你女朋友?”

“是裕太的女朋友……”不二的声音有气无力的,整个人也差点摊在桌面上。

“周助对她不满意吗?”

“也不是,的确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女性,能够非常放心的把裕太交给她……不过……呐,精市也有这样的感觉吧?弟弟妹妹谈了恋爱,对方却并不是和自己相像的人……还真是让人不爽呢,就是这个家伙抢走了口口声声说‘长大后一定要娶哥哥’的可爱弟弟什么的……”不二睁大眼睛直直盯着幸村,脸上写满了“精市一定也有相同的感觉吧。”

白石突然插嘴进来,故作扭捏看起来可怕极了“你们都互称名讳了,却都还在叫我的姓氏,真让人伤心。”

“说起姓氏,这女孩的姓氏真是非常讨人厌,竟然姓白石,精市和藏琳也这么想吧?”

“的确,虽然没有和姓白石的人相处过…不过一听就很讨人厌呢,对不对…白…呃…”幸村颔首,看向了白石。

不二接过话来,眼神带着些不赞同,“黑石,精市还没有记住舍友的名字啊……”

“真是抱歉了,黑石君,一时突然想不起来。”幸村笑着向白石鞠了一躬。

“那真的不是我的亲戚啊不要这样对我啊两位!”白石直指向那张照片,一脸崩溃。

话题很快回到了正轨上。

“不过,是不二会喜欢的类型呢,这位白石小姐。”幸村这么说道。

白石也接口,“不二的话,感觉会是在一片附子丛中,和恋人遥遥相望……”

不二为难的开了口“不…附子丛有点……果然还是换成仙人掌丛吧……”

“周助是想要两个人一身刺的回来吗?这种时候,果然是要在矢车菊丛中,说出请教余生的话来,像是——”

幸村笑了起来。

“朝周助伸出手来,说‘一直以来两个人一起牵着手创造了很美好的回忆呢,接下来也——’”

——————————————

“——可以牵着我的手走完这一生吗?”

他伸出来依旧绑着白色绷带的左手,故意挑起一个邪气的笑。

END OF THE STORY

LIFE IS TO BE CONTINUED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