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安

青安

 
   

【优散】海森堡(一)

食用说明

1.那天跟基友聊天,聊起我一段很痴迷理论物理的历史,基友说“我以前一直以为海森堡是城堡来的”_(:з」∠)_然后就有了这个脑洞【不】然而并不是物理而是生物,然而对生物并不了解(作死)

2.大概并没有二

3.只是觉得这样的设定很带感√

4.私设如山,bug如海

ps.最大的bug是优瓦夏瘦【高】hhhhhhh

5.大家一起住在海森堡里hhhhhh【ry

——————————————————————

安静的海森堡今天格外热闹。窃窃私语交杂着高声阔论,像上演着一出又一出吵闹的戏剧。

散人虚着眼腆着脸抱着资料走过第三个走廊,这一路他已经见过太多史诗级人物,他觉得自己已经心如止水。

平日里忙着窥探生命的秘密的探视者们,忙着酿造人体的奇迹的老酒匠们一时间全都涌到走廊上,用各种旁人听不懂的语言讨论学术问题来消磨时间。他们的语言晦涩难懂,他们的语调抑扬顿挫,他们的表情狂热而又焦躁,比起理应冷静理智的学者,更像是癫狂的信仰者。

他们都在等待着一个人。

的确是他们的信仰的那个人。

那个被所有无神论的学术疯子供奉起来的,那个沉默寡言的,以一己之力将人体炼金术推向科学的,甚至可以称之为海森堡的神的——

优瓦夏。

散人不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自从三个月前,他进入海森堡那一刻起,他的生活就被这个名字充斥着——即使似乎没有人愿意在他面前讨论这个人,散人依旧知道了他的大部分信息,甚至在心中拼凑出了一个优瓦夏的模样来。

散人已经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进入海森堡的了,三个月前,他一醒来就出现在这里,紧接着就开始了作为学者的生活。

散人想着这几个月的经历,转过第四个廊角,一个黑发的瘦高男子突然和他擦肩而过,带起一阵风来,紧接着身后响起海浪般的欢呼声。

散人后退几步,转身望去。

那人一头黑发,同色的眼睛稍微泛着些艳红,瘦瘦高高,整个人苍白的如同故事里的吸血鬼。

跟想象中一样的,优瓦夏。

散人以一种极少女的姿势抱着文件,突然间微笑起来。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