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安

青安

 
   

拥抱

食用说明:


1.千字短打
2.题目就是凑数
3.柯→哀/琴←→哀


*


黑衣组织的溃败来的突然,势如山崩。这个庞大的犯罪组织早已被各个组织安插的卧底蚕食的千疮百孔——实际上如果不是他们有时候还忙于内斗,组织也许早十年就已经泯灭人世间。


工藤新一虚着眼,一时间感觉有些荒诞。偌大的组织被数不清的卧底支撑了起来,而最初带给他深渊般恐惧的那个男人,竟然扮演起一个愚忠的角色。


琴酒自被捕后不曾开口。


他开始停止思索,只是机械般地不断的接听电话,处理组织溃败后的琐事。而他身边的茶发女人握着琴酒照片的手还在颤抖,长而密的额发遮住了眼睛,声音即使沙哑,也带着不同常人的魅力。


“我想见见他。”


她说。


*


他的金发有些凌乱,再见之时工藤再也感觉不到当初如附骨之疽的恐惧。工藤直直的盯着那个男人,他们隔着一面玻璃,让人感到尘埃落定的玻璃。


一时间谁都说不出话来。


即使是他这位大功臣,能争取到的探监时间也着实有限,工藤看着时间渐渐流去,而身边瘦弱的茶发女子只是安静的坐着,他按捺不住开了口,却在没出声的时候就被打断。


琴酒很久没说过话了,这个动作对他而言似乎生疏起来,他按着自己的喉结,挤出来的声音干涩又低沉。


“Tut Mir leid”


这个人说起冷硬的德语本应显得格外冷酷,此时却只剩下了莫名的释然。


“我不接受!”


她猛的站起来,声音颤抖着,身体也随之颤抖。


“灰原。”


工藤拉住她,这才看到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的血丝鲜红。


“我不原谅你,所以你别想把过往一笔勾销。”


他听见那个女人终于冷静下来的声音。


他突然想要拥抱这个瘦弱的女人。


却只是松开拉着她的手。


*


工藤再次见到灰原是很久以后。


她穿着厚厚的绒衣,围着宽大柔软的围巾,颜色是以前她不喜欢的温暖的色调。


不像是兰,在这个年纪已经挽起了长发,盘成一个利落的结,开始展露女强人的姿态,她茶色的头发留的长了,弯弯绕绕柔软的贴着背部,她看起来像极了怕冷的可爱小女生。岁月匆匆的过,她愈发的柔软恬静,不再尖锐,只是安静的等着一个久违的温暖拥抱。


事隔多年他才终于明白过来他爱她。


他所有对她的关心、维护、以及古怪的占有欲都是出自于爱。


可他明白时只看到她,搀扶着高大的金发男子蹒跚远去。


他没给出的拥抱,她已经再也不需要。


 
 


 


   


ps.那句抱歉之所以写成德文,是觉得对不起和i'm sorry看着都有点傻◑▂◑


2016.3.7

现在回来看,感到蒙逼,琴酒怎么可能被放出来啦我简直傻的感动天地😂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