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安

青安

 
   

(柯哀光哀步哀)天平

食用说明

1.千字短打,最近对我哀,旧情复燃(・ω< )★

2.#我们都爱虐工藤#【不】

3.步哀成分很少,占tag抱歉

4.拜托不要掐光哀_(:з」∠)_拜托拜托

5.祝食用愉快
 
 
 
*
当两方被放上天平,就总有一方会溃败。

自尊心太盛,就不如主动退出。

*

总有些往事,追忆不如遗忘。

*

觥筹交错。

宴会一角的房间内。

残存的少许鲜红酒液在玻璃杯沿晃动,红纱后的曼妙身影影影绰绰,半遮半掩,别有一种诱惑动人的美。

女人撩起纱帘,一袭黑色长裙,不着半点胭脂。

她拎起裙摆,噙着一抹微笑,颇为恶趣味的悄悄踱到男人身后,猫一样优雅,一声且无。

“纪念日快乐。”

她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空气中。

男人猛地回过头,结婚五年,日夜相对,瞥见她时,却依旧如旧时一般红了脸迷了眼。

“我美艳的辉夜姬该登场了。”

他调笑着,弯下腰架起手,毫不掩饰眼中的迷醉。

她轻缓的将手搭上,如同一根羽毛搔在他心底,让他忍不住吻了她的手背。

“你一如既往的美,哀。”

*

23岁的灰原哀已经结婚五年,结婚典礼办的不声不响,纪念日却是豪华盛大。

灰原的婚姻开始的早,高中毕业典礼那天,被恋爱三年的男友以一束玫瑰求了婚。大家都以为一向一身奢侈品的灰原会拒绝,灰原却接过了玫瑰,在男友的脸颊上轻轻一吻。

“哀酱!怎么可以这么简单就接受嘛!”步美拉着灰原走在前面,气鼓鼓的愤恨自己毕业祭时同意和同学拍照留念便宜了光彦,她回过头狠狠瞪了光彦一眼,回过头又恢复了可爱甜美的模样,糯糯的撒着娇,“哀酱,答应我悔婚好不好嘛——”

灰原勾起唇角,忽略了步美的后半句话,挽住步美,声音含笑,“那我们不理他好不好?”

与多年前青梅青涩竹马稚嫩的时代相比,她开朗了许多,终于像是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女。

*

步美端着酒杯,一身水蓝短款小晚礼看着可爱娇俏,一点都没有社会上摸爬滚打的女强人的姿态。

她此时此刻却称不上可爱娇俏。她斜倚在角落的沙发,面前精致的茶几上已经有近十瓶空酒瓶。她有些醉了,脸颊红扑扑的,在灰原出现在她面前的一刹那就有些摇晃的站起来,拥住了她。

“哀酱。”

她轻轻的唤,笑弯了眉眼。

“真好啊,哀酱的味道。”

灰原抱着步美,手轻轻拍着她的背。步美齐肩的发丝搭在灰原的肩上,轻如鸿毛的重量,却好像压的她生疼。

「哀酱,不是喜欢柯……新一哥哥的吗?」

同样的音色,更为清亮稚嫩,跋涉过斑驳时光,再次来到她的面前。

她一时间好像又被推到选择的那个路口。

*

“哀酱……”

对面的少女迟疑着,不知该不该说出口。

她拨弄着吸管,轻咬着下嘴唇,手不住的拨弄刚领到一星期的高中校裙的裙角。她低着头,时而又忍不住悄悄向上看向灰原,触及灰原的一霎那又垂下眼眸。

“我……”

她抬起头直视灰原,看到灰原的神情不禁一阵苦笑,悄悄换了话题,接上刚起的话头。

“我一直想说……”

“哀酱,不是喜欢柯……新一哥哥的吗?”

灰原一愣,虚起眼出神的看向空中。

……

「我会保护你的」

「不要逃避,灰原」

……

“步美。”

她的表情放松而平和,甚至带着释然和怀念。

“我不愿被放上天平。”

*

“灰原。”

灰原正想着如何安顿步美,一个极熟悉的人突然出现。

工藤还是一身蓝色西装,一如既往。

“工藤。”

她颔首,回应一声。

两人却突然相对无言。

“纪念日快乐。”

他涩涩的挤出一句,举起酒杯。

灰原拿起步美桌上余下的酒,突然瞥见他颤抖的手和远处看过来的那人。

她突然意识到,她的确又站在那个路口。

“多谢。”

鲜红的酒液被一饮而尽。

*

“今天的宴会很成功,他们都夸你选的配色,”,他从背后环抱住她,脸上带着的钦慕一如多年之前,“你从来都是对的”

他的声音变得轻柔,语调奇异,带着一种独特的魅力,似乎在诱导些什么。

灰原回过头,一瞬间从他不安的眼睛里看过了所有的往事。她握住他的手,亲吻上他的唇。

“我从来都是对的。”

最终她说。

“光彦。”

 

 

 

 

 

p.s.

关于柯哀:文章开始的时间线,灰原对柯南依旧有所怀念,但已经不是爱情了。残留的酒液最终被一饮而尽,灰原放弃了最后的怀念眷恋,和上次站在路口时做了同样的选择。

关于步哀:隐藏线,可当做有也可当做没有

关于光哀: 光彦并不傻,而且他知道一切真相,所以他会一直对灰原说“你从来都是对的”,包括你选择了我也是对的。

他不断的想要确认灰原不会离开,这种不安在宴会上看到灰原和工藤的时候达到了最大。

灰原说不想被放上天平,可是她自己却也无意识间将光彦和柯南两者放上天平。

灰原最终说“我从来都是对的”,给了光彦不会离开的承诺。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