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安

青安

 
   

食用说明

1.被基友说是像个大长篇的开头,于是强行加了结尾

2.未命名第不知道几弹

3.久别的优散千字短打

4.近期撸优我撸不出来sad

5.祝食用愉快

  
 
   
    

 

他并不是个惯于解释的人。

而悲哀的是,他并不是个喋喋不休追根究底的人。

*

岁月往往会交给人们一件叫做忍耐的事情,而得到新奇事物的人会渐渐将它应用在任何可能的地方,劝诫着自己,压抑着自己,温和的人畜无害,驯良的与世无争。

沉默仿佛是人类的一种天性,而不同的只是忍受沉默的程度。沉默却总会被耗尽,忍耐却总会被撕破,追接而来的是死一般的寂静又或劈头盖脸的暴怒。

不管怎样,总是一场悲剧。

散人的忍耐额度已经几乎被消耗殆尽。

准确的说,散人的忍耐额度已经几乎被优瓦夏消耗殆尽。

距离产生美,是因为相处总带来矛盾。

距离消磨爱,是因为记忆总轻易模糊。

散人和优瓦夏称得上是一对模范情侣,没有被分隔消磨掉爱情,没有因相处激生出矛盾。

他们相处的三年多一直都相安无事,即使散人并不喜欢优瓦夏偶尔的暴躁任性,即使优瓦夏并不喜欢散人间歇的软弱妥协。

散人贯彻着一直以来的忍耐,优瓦夏学习着散人带来的忍耐。他们之间有很多对方不曾知道的过往,也有很多烂在肚子里的抱怨。即使如此,他们的生活依旧温馨,温馨甜美到彼此的眼里都看不到隐患。

而烂掉的抱怨总会留下些种子,慢慢萌生出矛盾的芽。

*

“你去见夫人了?”

优瓦夏放下公文包,虚着眼拿起玻璃杯去接水,顺手打开了加热开关。

“你怎么不说话。”

咕嘟咕嘟,水渐渐盈满杯子。

“优瓦夏,我问你呢!”

散人的声音高起来,尖锐的很,没有像以往一样,包容他的沉默,将疑问一笔带过。

优瓦夏终于皱了眉,难得以温和的语气开了口。

“你怎么了。”

语气淡到不像疑问句。

“我问你,你是不是去见夫人了?”

散人疲惫的揉了揉额角,没再高声质问,声音低低沉沉。

“我和夫人……哎……”

散人说到一半,没心情再说说过无数遍的话。

“优瓦夏……你还不相信我吗?”

哒,水烧好了。

优瓦夏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拿起杯子走过去打算接些热水。

“你冷静一下。”

优瓦夏的声音还是没有起伏,冷冷清清的,以往可以轻易安抚散人的语调,此刻却再次点燃了他的怒火。

“我是该冷静一下,我们都该冷静一下了!”

优瓦夏手一抖,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们分开吧,优瓦夏。”

回过神来,优瓦夏只注意到门锁上的咔哒声和被杯子中溢出的开水烫红的手。

优瓦夏冷静的关掉热水开关,狠狠的将玻璃杯摔下,些许碎片夹带着沸水溅到优瓦夏身上,他置之不理,大步走向洗漱间。

水被开到最大,冲击的手生疼。

他看向镜子,镜中的他眉眼都耷拉下来,脸色阴沉沉的,绝对是能止小儿啼的一张脸。镜子下的洗漱台空了大半,孤零零的只剩下一只蓝色的牙杯和透明牙刷。

水哗哗的流着,优瓦夏背靠着洗漱台滑落,瘫坐在地上。

他突然有些无助了。

*

五楼的灯已经灭了。

散人坐在路沿上看着曾经的家,眼神明明灭灭。

他们有过甜蜜,有过温暖,有过热恋。

到现在回想起来,更多的却是沉默。

尴尬的沉默。

忍耐的沉默。

不知所措的沉默。

疲惫不安的沉默。

被以为是甜蜜的默契的沉默。

散人呼出一口气,整个人失去了支撑一般塌了下来。

他似乎是在笑着,可眼泪也同时不停的流。

他突然意识到也许一直以来的生活在他眼里,像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一般,是他被爱迷住了眼睛看不清轮廓。

可他还是忍不住呆在楼下等优瓦夏来找他,忍不住想告诉优瓦夏不要离开我。

他已不清楚他们的爱,是没有存在过,还是被时间消磨掉。

*

他并不是个惯于解释的人。

而悲哀的是,他并不是个喋喋不休追根究底的人。

玻璃杯已经破掉,泪水已经落下。

最后的结局里,他与他不曾改变,所以他与他必须改变。
 
  
  
   
   
   
   
   
p.s.你们能接受黑化病娇散人吗_(:з」∠)_下一篇想要把散人黑化掉√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