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安

青安

 
   

【柯哀】他的三次喜欢和她的一次爱

食用说明:


1.大概算是be


2.奇怪的爱情观


3.千字短打


4.感谢点开,顺手点个赞怎么样(ฅ>ω<*ฅ)


 


 


Moyen的咖啡恰到好处,恰到好处的奶泡,恰到好处的拉花,恰到好处的苦涩,对于宫野来说,却是太过于寡淡。


午后两点,正是阳光最明媚的时候,能让“阴暗”的科学家出现在不喜欢的咖啡厅的理由只有一个,赴约。


恢复了原来的生活后,工藤和宫野交际依旧很多,即使大多数和工藤合作的法医技术精湛到让人惊叹,工藤还是会来麻烦宫野一些案件中细碎的琐事,没有疑问也生生造出那么一两个。对工藤来说,宫野毫无疑问就是他的苯丙胺、麻黄素、去甲伪麻黄碱或是尼可刹米,通俗的来说——兴奋剂,除此之外,她甚至还能让紧绷的他安定放松下来。


他也暗自得意,福尔摩斯需要他的咖啡因注射器他的华生他的小提琴,而他,却只需要宫野一个就够了,虽然这与他本身没什么关联,他却觉得显得自己颇为高人一等一样,足够他在心里洋洋得意甚至喜不自胜。


工藤踏着约定的点到了咖啡厅,落座后还没点单,先是盯着宫野看了许久,冒出一句跟问候完全无关的话来。


“宫野,我真喜欢你啊。”


这些年这样的突然的感慨不算少,已经足够宫野把它视为“啊恩咦”一样的无意义语气词,于是宫野如往常一般,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比喜欢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喜欢。”


可是这一次他的蓝眼睛看起来认真极了,大而明亮,眼神专注,直直的盯着她。宫野不由得认真起来,她不再慵懒的斜靠着沙发,双手抱胸坐正起来,调整好姿势准备开口。


然而她一切准备都势必要白费了,情商低的人总都会做出些出乎意料的事情来。


“我要结婚了。”


这两句话竟被他连接的顺畅无比,似乎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宫野志保却反而有些放松,褪下了防备拒绝的姿态,恢复了闲适懒散的模样。


“恭喜啊,工藤。”


她的声音有明显的笑意,暖暖的,像她的发色而与气质相反。


“这个月的第一个好消息。”


她又感叹。


*


盛夏,随着犯罪率逐步上升,毛利和工藤都陷入了一年一度的繁忙期,于是宫野便毛遂自荐,担起了筹备婚礼的担子。


鉴于宫野的审美和工藤大方的资金支持,婚礼自然是美轮美奂不似凡间,宫野看着几乎自己一手包办的婚礼,说没有成就感都是假的。


新娘的长发挽起一半,既成熟妩媚又带着些青涩温柔,新郎难得穿了黑色而非蓝色的西装,也变得稳重,看着像是一个值得托付一生的男子汉了。


宫野将礼金递给工藤,笑得戏谑。


“终于抱得美人归了啊,工藤。”


工藤却将礼金退了回来,不仅如此,还给了她一份“礼金”。


“婚礼的事麻烦你了,怎么还好意思收你礼金。”


他挠挠后脑勺,一下子毁了好不容易塑造出的稳重的成功人士的形象。


工藤给的“礼金”是一个小小的蓝色信封,摸起来里面似乎是一张卡片。不会是信用卡吧,宫野挑起唇角,打开了信封。


的确是一张卡片,却不是什么信用卡,卡片上印刷着一张照片——少年侦探队围绕着博士,他和她在前面半蹲着,他虚起半月眼,她敷衍的勾着笑,不是他们最美好的一张照片,却最似常态。


情商低的人总都会做出些出乎意料的事情来。


宫野感叹着,接着将卡片翻到背面。


工藤的字看着飘逸潇洒,宫野明白他肯定练了不止一次,阳光下那些字流动着金色的回忆,不像是毫无情调的工藤有的浪漫与抒情。


他写到——


在所有不被想起的快乐里


            我最喜欢你


*


她想起远早的时候,“六七岁”的他拉住转身离开的她,第一次认真的说了——


“我喜欢你,灰原。”


她是怎么说的呢?间隔不远,那段时间的记忆却比真正的六七岁还模糊。


我曾经也以为那是喜欢,但原来我只是爱你。


大概她是这么回应的。


她想。


 
 
 
 
稍作解释:


也许对于工藤和宫野这样的人来说,喜欢和爱,总归是分开的。亲人之爱,朋友之爱,夫妻之爱。爱更像是责任或是习惯,而喜欢是情感。


爱不见得重于喜欢多于喜欢,喜欢也不见得比爱纯粹自由。


宫野对工藤,更多的是最落魄最无助的时候的依赖,像是是对于兄长的父亲的爱而非喜欢。


工藤对于宫野,是喜欢,却不能是爱,不能成为夫妻不能成为家人,因为他对毛利是责任,是爱。


【如果你们能接受这样的爱情观


工藤选择了责任,选择了习惯,选择了爱,选择了毛利。


宫野选择了情感,选择了喜欢,选择拒绝工藤。【无论是他们还是柯南灰原的时候,还是文中开头咖啡店里的对话,宫野都是拒绝工藤的。


大概想写出来的是这样的感觉,不知是否表达清楚了。


想了梗写着写着随机到张悬的喜欢,就在结尾里用上了歌词。


最后,感谢食用,祝好。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