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安

青安

 
   

【优散】初恋

食用说明
1.千字短打
2.新年第一发
3.中间那段甜卡死宝宝了
4.渣渣渣






——————


忙了两个多月,我第一时间打开和他的聊天窗口。


我恨不得冲到他面前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亲吻他的脸颊。


却只能强压下冲动,尽量以一个挚友应有的语气将我的决定告诉他。


“我决定回国啦。”


而他立刻给出了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回复——一通电话。


或者可以说是,一个希望。


“你明明已经找到工作了为什么要回来。”


他语调冷淡至极,却被软糯的音色转换成撒娇的模样。


他的反应和他的人设相差十万八千里,不过这不关他什么事,所有的锅都要堆在强行解读的家伙身上——比如我。


“我今年都27岁啦,最美好的九年都败在这里了,是时候回国了,我又不怕找不到工作嘛。”


我打着哈哈。


“而且……国内有你呀。”


我说得小心翼翼,揣摩着玩笑应有的感觉,同时也舍不得不带一丝一毫暧昧的试探。


“回来也好。”


他简短的回应,然后就利落地挂了电话。


瞧,这根本不是我想强行解读,这家伙怎么想都很傲娇可爱,简直让我分分钟把持不住。


*


我大概是太幸福了,当我看到机场外的优瓦夏时我忍不住这么想。


他穿着黑色长风衣,牛仔裤白T恤,风把风衣吹的鼓鼓,看上去竟然没那么瘦了。


我轻快的跑过去,大概动作神态和乐乐有些相似,逗乐了几秒前还有些不耐烦的那人。


“蠢。”他点我的额头,接过我大包小包的行李。“今晚先在我家凑活住吧。”


看起来他比我还低将近一个头,也瘦弱的不行,我却忍不住依靠他,而这个人,似乎正默认着我的依赖。


这么想着,趁他背对我,我忍不住傻傻憨笑起来。


“我还从来没住过你家诶,以前你都是叫我住宾馆,太绝情了。”


“那你今天也去住宾馆好了,傻蛋散。”


他这么说,然后完全相反的一把拉起我的手,向机场外走去。


我意外的注意到他发梢下藏着的红色耳尖。


“今天是二月十四。”


他背对着我,声音便似乎从更远的地方飘过来,被风吹得有些散,我听不出他的情绪,猜不到他是不是已经知道我特意定下的机票的意义。


慌张之下,我选择了沉默,他也再没出声。远远的已经能看到他家,他还是只沉默的拉着我的手。


叹息声从极近的距离传来,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松开我的手面对面看着我,他打量着我们之间的距离,又往前走了一步。


“只剩下一步。”


他只张开左臂,似乎烦恼着右臂因为沉重的行李抬不起来。


*


我仍时不时回想起那一段时光,于梦里。


我对它如此熟悉,以至于差些将梦与现实颠倒。


那段时光很难描述,它太过复杂,有透过云雾的耀阳,有拂过脸颊的柔风,它收纳我知足心安的笑靥,盛盈我求而不得的泪水。


其实也却很好描述。


那不过是——初恋。


我叫逍遥散人,27岁,是个华盛顿再平凡不过的上班族,养了只金毛。


生活安宁美好,没有一天曾被阴霾笼罩。


我也偶尔念起,也许有个人在未来等着和我一起分享这阳光明媚的每一天。


可,若不是你,纵然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①


*


“我找到工作了,看来要留在华盛顿啦。”


……


“恭喜。”










①借用《重生之代价》里的一句话。




后记


写这篇之前,做梦突然梦到了我的初恋,在这场梦之前,我已经至少五年没再想起来那段时光。


说实在的,分别来的太突然。


而梦里的一切都像真的一样,我能清楚的记得所有细节,简直不像是梦,我醒来的时候差点以为在梦里的世界:)


一切从分别那个分叉开始,我们没有分别,然后顺理成章的一直走下去。


我愿意相信,的确有另一个世界线上我们走到了那样的结局。


即时现实不过是梦醒哭一场。


不会写甜,所以转折有些突兀。


总之想要描述的是这样的感觉。


是已经放下,但总一直盘踞着内心深处的某块地盘不肯离开的,十年不忘的初恋。


永远与其他的恋情,有那么多不同的,初恋。


所以,多年分隔,依然会在梦里久别重逢。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