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安

青安

 
   

【叹封】无觉无惧轻生死

食用说明
渣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
文力太弱😭
时间线在入惊悚乐园二个月前左右。



拿着CT走出医院的恰好那一刻,封不觉接到了王叹之的电话。

这家医院不是他去的第一所了。

大约一个月多前,封不觉突然发现自身产生了某种异常,他花了三天左右的时间,终于确认,自己失去了“恐惧”这种情绪。他淡定的一个人去了医院,磁共振显示他大脑中有一块模糊的阴影,就在杏仁体附近,不排除肿瘤的可能。

之后,封不觉拜访了几家医院,没什么进展。辗转多位名医的会诊,封不觉也明白了,自己大概是头一例了。

对封不觉来说,这种几率极小倒霉事可不是头一遭。名为封不觉的这个存在,其幸运值就像是黑洞,黑得看不尽边摸不着底,其人生的轨迹堪称好运的一条平行线。


这种气运黑洞最近一次出现,离现在也不久,说起来封不觉也算是才出医院又进医院。

那还要再早两个月,封不觉走在大街上,被广告牌砸了个头破血流,它又擦着胳膊划下,拉下一条血印,扯下一片血肉,一切突如其来得像是误入死神来了片场。

血喷射而出,溅在封不觉脸上,温热腥臭。失血的速度太快,封不觉想要自救的手已经快失去知觉,没什么力气实施有效措施,只能任身体瘫在地上,听着路人的尖叫和间杂着拨打出的急救电话,他大口大口的喘气。

要活下去。

不可以睡。

他掐住自己大腿保持清醒,在大脑供血不足的情况下晕晕乎乎地计算着救护车赶到的时间和自己获救的几率。

要活下去,封不觉。

嘿,傻多速王叹之同学还在傻乎乎的等你去找他吃午饭呢。

他突然这样想到,在一片急救警报声中,随即他虚起眼,笑到咳,咳出点点血沫。

在他被担架抬进医院大门时,王叹之出现了在他的视野里,封不觉视线模糊看不大清,隐约觉得,那人眼角微红,瞳孔也似乎透着红色,晃得人头晕,耀得人眼炫。

王叹之一言不发,安安静静的跟着担架走,没有哭,只直直地盯着封不觉。

封不觉紧紧揪着担架边角,狰狞的睁大双眼,一个一个气音从喉咙中爆炸开来,他对王叹之说他会活下来,最后几个字已经全然无声,只剩口型苍白的表达着他的意思。待手术室的门快要关上,他突兀又清晰地听到身后传来的动静,伸长脖颈努力要回头看一眼瘫坐在地上的他,却恍惚间快昏死过去,恐惧叠着恐惧,绝望压着绝望,又不止如此。


那时的恐惧深入骨髓,抖着手颤颤巍巍想要推开死亡盖上的黑色面具,仰着头手脚并用挣扎着脱离死亡的沼泽。

可如今他好像已经忘了,曾经为什么那么努力的想要活下来。

铃声仍不间断,他最终接通了电话。

“……觉哥?”

王叹之的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朦朦胧胧的听不大清。

这大概,就是他必须要找回恐惧的原因了吧。

封不觉想到。

是了,没有了恐惧,那时其中参杂的其他情绪便明晰起来。


是爱。

 
 
评论(1)
 
 
热度(60)